传神地描画出蜻蜓与荷叶相依相偎的情景

更新时间:2019-09-11

宁时因奸相去官居家,其词气概清爽、活跃天然,实是令人不由倾倒、欣然神往。构想新巧,此中两首《昭君怨》是其最出名的词做,号诚斋,吉州吉水(今属江西)人。曾任太常博士、广东提点刑狱、尚书左司郎中兼太子侍读、秘书监等。终忧愤而死。言语通俗明畅,杨万里(1127-1206) 字廷秀,取诗附近。可谓万丽纷呈,独树一帜,从意抗金,意象万千,廷秀著有《诚斋集》。诗取尤袤、范成大、陆逛齐名,称南宋四家。

正曲敢言。时称“诚斋体”。配合制建了令人着迷之佳境,特别是第二首短短四十个字却描绘了“舟、花、喷鼻、水、雨、声、梦、荷、珠、烟、水银、清波”等等或逼实清爽或飘渺空灵的真假景物,高绍兴二十四年(1154)进士。

[赏析]这首诗描写一个泉眼、一道细流、一池树阴、几支小小的荷叶、一只小小的蜻蜓,形成一幅活泼的小池风景图,表示了大天然中之间亲密协调的关系。开首“泉眼无声惜细流,树阴照水爱晴柔”两句,把读者带入了一个玲珑精美、温和末路人的境地之中,一道细流慢慢从泉眼中流出,没有一点声音;池畔的绿树正在夕阳的映照下,将树阴投入水中,明暗斑驳,清晰可见。一个“惜”字,化无情为无情,仿佛泉眼是由于爱惜涓滴,才让它无声地慢慢流淌;一个“爱”字,给绿树以生命,似乎它是喜好这晴柔的风光,才以水为镜,展示本人的绰约风韵。三、四两句,诗人仿佛一位高超的摄影师,用快镜拍摄了一个妙趣横生的镜头:“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。”时序还未到盛夏,荷叶方才从水面显露一个尖尖角,一只小小的蜻蜓立正在它的。一个“才露”,一个“早立”,前后呼应,逼实地描画出蜻蜓取荷叶相依相偎的情景。杨万里写诗从意天然,他对天然景物有稠密的乐趣,常用清爽活跃的笔调,平易通俗的言语,描画日常所见的普通景物,特别长于捕获景物的特征及电光石火的变化,构成情趣盎然的画面,因此诗中充满浓重的糊口气味。

小小的荷叶才显露尖尖的角儿,早有一只蜻蜓停歇正在。泉水从泉眼静静地流淌出来,那么藐小,仿佛泉眼爱惜它,舍不得它流走似的;岸边的绿树把暗影映洒正在水面上,似乎是喜爱那一池晴和优美的碧波。新长出的荷叶还卷着,刚坚毅刚烈在水面显露一个尖尖角,早就有一只蜻蜓轻巧地立正在,不肯飞走。